新年快乐。这是狗年第二篇周评。第一篇是大年初一悄悄发出去了,如果没来得及看,可以现在读一下(辞旧迎新,愿更多盖茨和更少“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里面提及的“盖茨十问”很值得一读。




Part 1.《善待你所在的单位》




新年刚过,估计很多地方又开始出现用工荒了,工厂留不住人。本周评论就来说说员工激励的问题。昨天从网易新闻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人民日报推荐好文《善待你所在的单位》”(后来发现这篇文章是几年前推送的,不知道为何又被翻出来了)。让单位善待员工我听多了,让员工善待单位倒是新闻。点进去看了一下,对很多观点不敢苟同。摘一段看看便知:



如果你是小草,单位就是你的地。如果你是小鸟,单位就是你的天。如果你是一条鱼,单位就是你的海。如果你是一只狼,单位就是你跃马驰骋的战场。家庭离不了你,但你离不了单位。没有单位,你,什么也不是!



总的感觉,就是要感恩感恩感恩,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客观地说,文章并非一无是处,譬如“把属于自己的工作推给别人,不是聪明,而是愚蠢”、“沉不下心来是在单位工作的大忌”,这些我都赞成。但文章的另一些观点及居高临下说教的方式会令人心生抗拒,这所谓的“另一些观点”就像前面摘录的段落一般,更多是让人顺从、不去冒头,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上不吃这一套。


所以网民的态度一边倒。评论区是这么说的:


--“既然我什么都不是,你还聘我回来干啥?没有员工,什么单位都得关门!”

--“谁钱给到位了我就善待谁,又特么劝我们做好人了!”

--“这文章跟我们老板说的可不一样:我们老板对我们说,你们来公司上班就是为了挣钱养家,我不说那些无私奉献的话,也不给你们画饼讲故事,好好干就能多挣几个钱!”



640.webp.jpg




Part 2.亚马逊给钱让员工离职


这两天还看到每日经济新闻的另一篇文章,和上文形成鲜明对照。文章题目是“你离职亚马逊奖励你3万元 背后竟是这个经济学原理”。文章说到:



亚马逊会非常礼貌地询问员工是否愿意辞职。如果这些员工的回答是“想”,那么他们可以收到税前最高5000美元的“离职金”。如不愿意走,则可以继续工作。 据亚马逊官方说,这种做法是为了鼓励在亚马逊工作不开心的员工到别处寻找使自己开心的工作,这个机会一年一次。据说,这种做法最早来源于在线鞋类零售商Zappos,该公司2009年被亚马逊收购。



看上去是很疯狂的一个做法,但连学院派的教授们却都认为是聪明的点子。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耶鲁教授Ian Ayres认为,如果一名员工未经得起诱惑,他们会直接拿了“离职金”离开亚马逊,但另外那些拒绝“离职金”的员工则会更致力于他们的工作


沃顿商学院Katherine Milkman用行为经济学的“承诺升级(escalation of commitment)”理论来解析这一现象,即当人们投入大量的金钱或精力去做某件事但结果却与预期完全相反的时候,例如炒股但买入后却一直下跌,他们通常会继续加倍下注。所以,当亚马逊的员工决定拒绝“离职金”后,他们在心理上会更加努力工作。


640.webp (1).jpg



Part 3.中美的差异在哪里?



以上两种做法对比强烈,显示出完全不一样的思维模式:我们的传统是讲组织讲纪律、服从组织安排,美国的传统是讲市场讲效益、服从自由买卖的规则。客观地说,很难说这一种就一定比那一种好,关键要看对应的社会和市场环境(即公众/员工心态)。如果是60年代,我相信《善待你所在的单位》这种套路可见奇效;如果放到当下,亚马逊的做法更胜一筹。


今年春节断断续续读完了周其仁的一本书《中国做对了什么》,书中很大篇幅讨论了国企改革的问题,实际上也和如何激励人(特别是管理层)有关。他的核心观点是,国企是国有资产,但国企里面的人是私产,这个私产没有办法充公,如果制度安排不能调动人这个私产的积极性,就会出现“出工不出力”的现象。因此,他的主张就是通过新的制度安排,让国企员工特别是拥有企业家才能的人能够尽心工作。


640.webp (2).jpg


某种意义上说,周其仁的观点和亚马逊的做法,是把人作为经济学假设的“理性人”来看,在这样的假设中,人会追求最大的经济回报,这个回报的平均值就是这个人在市场中的平均价格,企业只要出到这个价格或者出更高一点的价格,就可以留住人。


这样的思路,我想是可以解决大部分企业的大部分问题,但却不可能解决全部企业(或组织)的全部问题。原因很简单:人有各种属性,不是任何时候都是“理性人”,也不是任何时候都会做“理性选择”,有的人会因为自己的兴趣来选择工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的人会因为工作的意义来选择工作(做有意义的事情)。从社会角度看,理性人假设实际上也是自私人假设,所以用钱来衡量一切的社会始终摆脱不了“华尔街危机”的梦魇。


因此,最好的激励员工的做法,应该不仅仅是钱(Value),还应该有意义(Values,对社会有没有价值),即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至于Value多一点,还是Values多一点,要根据外部环境来判断。想想《无问西东》的场景,在60年代的中国,人们会为了Values奋不顾身。如今,Value比Values的比重要大很多,但也有一些人会比另一些人更在意Values,这也是企业做CSR的一个驱动力,因为有责任感的企业会给工作赋予更多Values。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职业步步高升,事业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