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5日,CRO私董会第六期在Impact Hub Shanghai举行。 TBLI Group、Calvert基金、帝斯曼中国、富士施乐、伟尔集团、 伊利集团、 菲仕兰、 Blueair、华测艾普、斯道拉恩索、凯德产品、思盟、商道纵横等十几位企业高管和专家聚在一起,立足国内外发展环境,探索中国CSR及可持续发展的趋势。


图片1.png


会议开始,商道纵横总经理郭沛源博士、荷兰的TBLI Group创办人Robert Rubinstein 先生、以及来自美国的Calvert基金创始人,商道纵横共同创办人Wayne Silby先生分别发表了对CSR及可持续发展趋势的看法。



图片2_副本.png

 

郭沛源博士认为“CSR十大趋势”描绘了中国CSR和可持续发展事业最重要的维度。CSR的发展需要立足国家政策趋势,十九大报告提出,在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因此,我们需要思考怎样将自身的业务和战略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联系起来,并且不仅限于CSR领域。


2018年,中央政府出台了需要重点推进的“三大攻坚战”,即防范金融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在CSR十大趋势中,我们也有与之对应的三大任务。对于金融领域的“风险管理”,我们更关注通过责任投资(responsible investment)或ESG来降低资本市场的风险。对于“扶贫”,跨国公司需要解决两大难题,一是如何和总部解释为什么进行扶贫,二是如何向公众展示扶贫工作的内容。相比于参与扶贫带来的品牌关注,我们更需要思考如何让扶贫工作所带来切实的影响。


对于“环境保护”和“污染控制”,我们提出了“固废”趋势。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对产品包装废弃物进行循环和再利用,实践生产者责任延伸。此外的一大趋势是“中国负责任的增长”。对于跨国企业的CSR负责人,我们需要创造出能够适应中国高压竞争的全新解决方案,向本土企业取经,否则只会在与本土企业的角逐中失去竞争力。


图片3_副本.png

 

Robert Rubinstein 先生从资产管理的角度阐述了可持续发展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他强调,金融行业正在努力尝试实践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资产管理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某全球性机构正在起草白皮书,探索Faith-based机构如何能够将可持续发展目标贯彻到资产管理中。Faith-based机构拥有大量现金、建筑以及土地等形式的资产,在他们的官网上都可以查到有关可持续投资的声明,阐述资产管理目标原则如何参照SDGs目标。这向资产管理经理提供了信号,即越来越多的客户将对可持续投资实践感兴趣。


图片4_副本.png

 

Wayne Silby先生从国际角度分析了中国CSR的发展环境。现在世界正处在一个文化差异明显且中国正在凭借其特点在CSR领域迎头赶上的阶段。与美国的自由市场相比,中国更有政治凝聚力和政策导向性。自由市场和缺乏约束力的自由则在中国目前行不通,中国更适于对宏观整体以及历史机遇进行把控。在长期的商业和社会目标如何统一起来的问题上,中国投资者群体自发产生的CSR运动,在中国的政治系统中,可以逐渐摸索、超越并建立起CSR新标准和新框架。创新、领导力,这些可以成为中国CSR蓬勃发展的重要内因。

 

面对未来趋势,与会嘉宾从企业的实践经历出发思考讨论如何顺应趋势做出影响力。包括如何做出中国特色CSR,如何将CSR实践转化为企业竞争力,中国如何加入国际对话平台。面对中国CSR的发展,与会嘉宾从文化背景、政策特点等多个方面对比了中外CSR发展的差异以,探讨中国的CSR发展在某些方面可以在国际上起到领导力作用的可能性。


图片5_副本.png

 

会议最后,伟尔集团中国区总裁吕建中博士以“两点争议,两点共识,一个希望“总结了当晚的思想交锋: 


争议一,文化差异与中国引领。在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中,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化差异因素。一方观点认为,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古代文明中就已经有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道家,老子);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实践带有政府引领,政策驱动,中央规划的鲜明特征,是具有中国特色的CSR。西方是以市场为主导的, 西方的价值观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商业利益。


另一方观点则认为,中国在很多领域仍是欠发达的,比如相关的政策法规,执法标准不一,政策实施地域差别悬殊,地方与中央不同心、不同步。因此,中国从CSR实践的跟随着到领军者的角色转换,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要谨慎看待中国CSR的快速发展,找出存在差距的领域,在这些领域仍有必要向先进经验学习。


争议二,中国标准与全球标准。一方观点认为,跨国企业在华收购的企业仍然基础薄弱、不能以全球标准来要求他们完全实现负责任运营。另一方观点认为,SDG2030是全人类的指引,因此不应当在实践中以运营地为由实行不同的标准。

 

共识一, 可持续理念融于核心业务。大家一致认为,要想实现SDG的目标,必须把可持续发展整合到企业核心业务中,并且使其转化为企业竞争力。伊利、富士施乐、伟尔、斯道拉恩索,在这方面都有成功的实践。


共识二,以可持续引领科技进步。科技进步给终端消费者带来便利、快捷、更丰富的生活,但同时也出现了“上瘾“和过度消费的问题。因此,需要用可持续发展的眼光来创意、设计、制造、消费创新的科技产品,才能让技术进步推动社会进步。

 

争议和共识都是企业CSR实践的经验碰撞的结果,随着中国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的变化,中国在大健康、基础设计建设、可再生能源以及环境保护方面都有取得突破性成果,引领国际潮流的可能性。

 

编辑 | 程艳青   排版 | 崔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