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CRO全球峰会终于成功落下了帷幕。在这个企业、商会、学界、NGO以及媒体共聚一堂探讨商业责任发展和可持续实践的大会上,商道邀请了多位嘉宾围绕可持续城市、新零售新时尚、全民大健康、新科技新应用这四大领域来畅享描绘未来商业发展新形态和新趋势。


受邀的圆桌嘉宾分别在这四个领域有所深耕,属于积极探索企业社会责任和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标杆人物。圆桌讨论中,嘉宾们就可持续发展和未来商业发展之间的关系、未来商业及各自行业在可持续发展中的挑战和机遇、企业具体采取的举措等方面展开了交流。


1.jpg


“可持续发展影响和推动未来商业发展”

2.png


麦兴桥先生认为可持续发展与商业的关系主要分为4个方面。第一,可持续发展是内生需求,因为企业和商业要保持运转和增长;第二,可持续发展是思考模式,能提高商业设计的预见性;第三,可持续发展是选择标准,对是否做某一件事有筛选作用;第四,可持续发展是衡量标准,对商业、企业、项目等是否成功具有综合考核作用。



3.jpg


 

汪颖女士提到可持续发展给未来商业发展带来巨大挑战,因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同时要应对整个环境巨变并非易事。环境巨变包括科技爆炸性发展、世界格局关系变化、以及中国自身经济增长模式转变等。


传统上企业针对可持续发展议题可以从企业社会责任、公关、创新等角度实施举措,如今企业必须将可持续发展提升成战略思维,打通部门间的可持续发展协调,并且积极应对颠覆性的变化带来的挑战。


4.jpg

 

徐帅君先生则从一个较为技术的角度来看待可持续发展,强调企业可持续发展和地球可持续发展的统一。他举例共享单车,认为刺激次级消费的共享单车创新有可能转移了原本的公交消费,从全生命周期看有可能消耗更多的资源,并非完全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可持续发展角度下哪些是价值创造的创新、如何证实和证伪还有待深入探讨。


5.jpg

 

在“可持续发展与未来商业发展”这个议题上,H&M中国区供应链可持续发展的Alexander  Andersson先生举例了H&M。作为快时尚企业龙头,H&M首要目标是创立穿衣风格,但同时需要重新制定发展战略,以适应人口快速增长、服装行业污染严重、地球承载力有限的现实。


H&M不仅制定了到2030年100%使用可持续原材料的目标,还扮演了推动供应链上下游改变的角色。H&M的实例对几位嘉宾提到的战略思维、应对环境变化、统一公司目标和地球可持续性做了回应。 


“绿住宅畅交通,可持续城市发展新方向”

6.png


城市是复杂的空间地域系统,预计到2030年全世界近2/3的人口都将集中居住在城市,因而城市系统的可持续发展在全球治理中具有重要地位。解决交通拥堵便是城市系统中非常关键的问题。同济大学的储大健教授从绿色生产和绿色消费开始讲述,提出“资源消耗、产品生产消费、福利”三条线,绿色转型的“三个脱钩”,以及分享经济如何可以被认为是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


其中他提到共享城市具有四个象限,非营利(共享社会)如庭院交换和共享社区,营利(共享经济)如Uber, Airbnb 或者是摩拜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单车主要解决消费效率的问题,即“满足效率”,不用增加汽车保有量就可以解决出行的快捷舒适问题。


依托“不拥有但使用、不卖产品但卖服务”的经济模式,共享单车比汽车绿色技术改进更具有变革性。从“共享交通”出发到“共享空间”,汽车导向的出行方式和道路空间可以被改造得更有机动性,也能带来更多城市发展的可能性。


“新零售新时尚,可持续消费全民参与”


7.png


新零售和新时尚正在颠覆传统产业链,打通生产制造商、供应商和消费者的壁障,这种产业链的高度联通能够发挥巨大的推手作用,将消费和生产带入可持续发展新模式。消费升级驱动,消费者价值偏好更加绿色和可持续,针对这点Alexander  Andersson做了详尽分享。他提到目前年轻消费群体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可持续发展意识,倾向于购买推动可持续发展公司推出的产品。


不同的地区消费者所关注的可持续发展层面不同,例如中国地区的消费者更关注化学品危害和产业对环境的污染情况,北欧地区的消费者则更看重劳工权益和工作环境。对于H&M这样面向年轻消费群体的快时尚企业而言,这些有差异的消费者需求指导着H&M积极考虑各种环境与社会效益,基于此制定和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


一个具有说服力的案例便是H&M在全球推出了旧衣物回收计划,将各类衣物垃圾回收并研发成各种新型的原材料应用在接下来的服装制造上,成功打造了新时尚领域的生态资源圆环,这也进而推动更多热爱时尚、强调个性的年轻人进行可持续消费。


“共创共享,助力健康中国2030”

8.png


联合国提出“良好健康与福祉”的可持续发展,中国也在积极布局“健康中国2030”,大健康在参与全球健康治理和中国健康战略中迎来巨大的发展空间。无极限的麦兴桥先生提到大健康本身和可持续发展存在内生关系,大健康强调生命长度和生命质量两个纬度的落地,看重生命主体的发展和幸福,这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匹配。他指出大健康语境必须从“数量”转变到“质量”,要采用与以往不同的逻辑和做法。


举例来说,无极限在开展“中医健康指数研究”,融合中医文化属性地为人体健康、全民健康设立刻度条,培养个体健康习惯,为国家决策提供建议。研究发现22-44岁的年轻女性疾病状态占比率高于60-80岁的女性,类似一系列发现打破了惯常的认知,需要用大数据来建立起符合中国本土和当代要求的健康参照标准。


运用这个例子,麦兴桥先生提出过去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成本最小化,而如今大健康企业的性质决定其要做对全社会有益的公众产品,应在可持续发展语境中开展“价值对话”,管理“损耗的优势”,即在创造价值时也要尽可能少地消耗资源。


华测艾普的徐帅军先生结合创新来谈“治未病”,提到目前GDP占比很大一块都用在临床治疗,而未来呼应可持续发展目标,大健康可以通过基因检测等来实现个性化用药和健康管理,这与无极限的”刻度表”出发点相似,要系统地开发创新,从个体着手、对全体有益。


“新技术新应用,推动商业与社会共赢”

9.png


科技是具有强大驱动力,是可持续发展的马达。科技发展在极大提高资源和能源使用效率、提供社会问题解决方案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PwC的汪颖女士针对科技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几点意见。


首先,跳出科技对公司的赋能和给产业带来的可能性之外,科技应用带来的争议如隐私定义、数据安全、数据资产存放、对劳动和消费市场的冲击等都需要企业保持谨慎。其次,科技公司带动的产业变革使得科技公司也成为了重要的投资者和生态圈制造者,这些公司必须要思考如何把自身优势、社会需求以及经济发展模式合理体现在社会责任规划里。


再者,无论是科技企业还是非科技类企业,在应用科技或者合作中涉及科技应用时需要考量两点:应用科技的原则和战略。汪颖女士以PwC为例,介绍了PwC在运用科技时秉持的“打造信任”原则,以及“解决社会重大问题”战略。此次活动的PwC战略创新中心便是为初创企业提供的平台,促进“为善的科技”发展。


最后,科技的发展和数据层面的积累使得每个企业的形象都愈发丰富、清晰、透明。对于自身的关注和认识能够促使企业更好地定制战略,对社会施加影响,促成商业和社会共赢。

 

此次的CRO圆桌论坛是一次思想交锋,无论是对未来商业和可持续发展的宏观展望,还是对各自行业和领域的挑战及机遇的洞察,各位嘉宾都为“可持续商业”这一主题提供了不同版本的独到解释。


正如各位嘉宾在总结时所言,可持续发展是一个指南针,引导个体、行业、社会以及整个经济体,以不同的角度切入参与到可持续发展中来。在世界面貌变化迅速的今天,面对机遇挑战并存的未来,我们确实需要静心仔细思考可持续商业的发展道路上还应该多做哪些努力和准备。    


10.jpg


编辑&策划 | 程艳青

排版 | 崔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