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A World Without Waste

 

 

看过《天下无贼》吧?这是部电影。那你听过“天下无废”么?

 

119日,可口可乐宣布可持续包装全球战略,提出“到2030年,包装100%等量回收和再利用”的目标,并称之为“共创没有废弃物的世界”全球愿景。在我同事李嬴笔下,这一愿景被更形象地说成“天下无废”(参阅《天下无废!可口可乐刚刚许下一个新年愿望》)。

 

1.webp.jpg

 

可口可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詹鲲杰在新闻稿中说,“包装物的使用给世界带来便利也带来了挑战。包括可口可乐公司在内,所有使用包装的公司都有责任去寻求解决方案......我们将在环境保护和包装创新两个大方向上持续投入,终有一天包装废弃物问题将成为过去。”

 

具体地说,可口可乐提出:

1)到2030年,可口可乐公司每使用一个包装,就会努力回收一个同类包装物,以使其得到循环再利用;

2)到2030年,可口可乐公司计划在包装原料中再生材料的平均使用比例能够达到50%,希望能促成新的饮料包装全球标杆。  

 

据我所知,这应该是全球饮料巨头中第一家提出这般宏愿的。可口可乐之所以这样做,我认为既有内部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也有外部环境监管和公众舆论的压力。我同事写的前述文章,已详细描述了此前绿色和平对可口可乐包装问题施加的压力。针对可口可乐发布的“天下无废”愿景,英国绿色和平迅速作出表态,一方面表示欢迎,尤其是可口可乐提高包装原料中可再生材料的比例,但另一方面继续施压,特别是关于减少包装用量的目标。

 

2.webp.jpg

 

 

Part 2: 实现“天下无废”到底有多难?

 

 

相信很多人看到新闻之后,心里会嘀咕:可口可乐实现这个目标有多难?这是个技术性比较强的问题,要对零售流通、垃圾回收、固废(固体废弃物)处理有一定了解才好分析。我们可以先做个类比。

 

通俗地说,“天下无废”就是每卖出一瓶饮料,可口可乐就回收和再利用一个瓶子(可以是可乐瓶,也可以是别家公司的饮料瓶)。如果换一种说法,也可以称作“包装中和(Package Neutrality)”。“包装中和”是个新概念,但“中和”这个概念并不新,甚至在企业环保领域很常见。在此之前,早已有“碳中和(Carbon Neutrality)”和“水中和(Water Neutrality)”的提法了。

 

3.webp.jpg

 

所谓碳中和,即企业(或其他机构)通过某种方式将企业运营中直接或间接排放的碳抵偿掉,“某种方式”可以是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因为可再生能源不造成碳排放),也可以通过碳市场购买“碳信用”(在中国还可以买“绿电证书”)。这样一来,企业就可以说自己没有对地球造成额外的碳排放负担。水中和的概念与之类似,即企业生产从自然界取了多少水,自己再以某种方式(污水再生、保护江河)把水还回大自然。“天下无废”也是一样的原理,可称为“包装中和”。

 

碳中和十分常见。在我记忆中,十多年前就已经有企业提出“碳中和”的目标。20079月,戴尔宣布碳中和目标,结果20088月就完成了。2008年,上海胶州路的一家酒店URBN Hotel成为中国第一家碳中和酒店。

 

4.webp.jpg

 

水中和也不算新鲜事。可口可乐、康明斯、Diageo(帝亚吉欧,生产酒)、Keurig(生产咖啡和咖啡机)等等公司在过去10年都曾提出水中和目标。可口可乐的Water Replenishment(水回馈)目标是2007年提出来的,计划到2020年实现。实际上,可口可乐2015年就达成目标了,比原计划提前5年。

 

 5.webp.jpg

可口可乐上海厂区水处理设施

 

如此看来,碳中和、水中和都不算太新鲜,也不算太难;那么,“包装中和”也即“天下无废”应该也只是可口可乐的“小目标”吧?非也。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我们把碳、水和包装三个“中和”放在一起比较,可以看出包装中和有几个特征:

 

首先,包装有“标志定位”。碳通常指代能耗和温室气体排放,这些你看不见、摸不着,碳排放出来之后你只能估算排放量,但一般情况下“捕捉”不住,会随风飘散;水能看得见、摸得着,但一旦汇入江河湖泊,你也辨别不出是A公司的排放还是B公司的排放。包装特别是可口可乐饮料瓶很不一样,每一个瓶子都有印刷标志,瓶子被扔(埋)到哪里,标志(特别是公司LOGO)就跟到哪里。我们可以将这一特性称为“标志定位”,这种特性会极大增加“包装中和”的难度,不能像碳中和、水中和那样简单地“总量等额对冲”计算。虽然可口可乐说也可以通过回收别家公司的饮料瓶来实现目标,但如果自家饮料瓶占比太低以及区域回收比例不均衡,就很容易引起质疑。

 

6.webp.jpg

 

其次,包装缺乏中和的“基础设施”。碳中和之所以那么常见,是因为企业可以很容易通过购买碳信用来实施抵偿或中和。全球各地有不少官方或非官方的碳交易平台,提供了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碳中和的企业可以选择成本较高的方式,如购买经过核证的减排量来中和(所谓CERs),也可以选择成本较低的方式,如未经核证的自愿减排量,还可以买绿电证书。但在包装中和领域,并没有如此便利的基础设施。这意味着,可口可乐不能只通过花钱来实现“天下无废”的目标。这还没有考虑不同国家对废塑料等固废回收处理的能力,有的国家和地区过去完全依赖出口才能对回收的材料进行处理,在这些地方,可口可乐面临的挑战就更大了。

 

7.webp.jpg

 

再次,包装回收体系落后。综上,可口可乐要实现这个“小目标”,必须要建立饮料瓶的回收体系。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不仅涉及到企业的意愿,也涉及到消费者是否乐意,还涉及到手段是否符合经济规律(目前国内很多回收公司,如家电回收,还是高度依赖政府补贴)。相比欧洲、日本等地,中国的废物回收体系是比较落后的。我小的时候,物资短缺,骑车沿街“收破烂”者众多,形成了严密的回收体系;如今社会,物资充盈,拾荒者少了,且会根据回收物品价值有所选择,这几年,随着废塑料瓶价格持续下降,拾荒者对饮料瓶的热情也持续降低。因此,可口可乐要在此基础上建立有效的回收体系,不太容易。

 

 

Part 3: “责任是创新的催化剂”

 

 

综上所述,我认为,可口可乐这个“小目标”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特别是在中国,基础相对薄弱,可口可乐要自建或协助政府(或商业伙伴)建立回收网络,还要培养消费者的回收习惯。

 

但是,包装回收和废物减量、再生的事情是很多大型消费品企业不得不重视和采取行动的。原因是世界上很多大城市已经被垃圾包围了,作为大型消费品企业,产品LOGO很可能会出现在垃圾桶、马路边、沙滩上。虽然你不是丢弃的人,但你是制造的企业。公众舆论会惯性认为:不回收垃圾,你(企业)就是垃圾!

 

在监管和舆论大势面前(前两周,我的评论已经提到英国在提议针对咖啡纸杯的“拿铁税”),基于法律条文的辩解将显得苍白无力。所以,不少企业已开始未雨绸缪。在可口可乐宣布“天下无废”差不多的时间,麦当劳宣布在2025年前让全球所有麦当劳餐厅回收产品包装,并在同期让所有产品包装采用环保和认证材质;保乐力加(酒业巨头,马爹利之类都是他家的)宣布在全球所有业务中将不再使用由不可降解材料制成的塑料吸管及调酒棒,到2020年将集团在全球的垃圾总量由现在的913吨降低至0。包装回收和废物减量、再生的趋势不可逆转。

 

挑战也意味着机会。环境等社会责任议题给企业带来了更多约束,但也让企业在这些约束条件下更加积极寻求创新解决方案,引领潮头。多年前,耐克公司就说“企业责任是增长和创新的催化剂”。对可口可乐来说,这是对“天下无废”最好的注脚。要实现这个不那么容易实现的“小目标”,可口可乐只能使出浑身解数,与“相关政府部门、当地社区、行业伙伴、客户和消费者”进行沟通、寻求解决方案。

 

可口可乐有非常强大的商业分销体系和非常庞大的消费者群体,如果这些商业优势能被调动起来,将分销体系变成回收体系、将消费者群体变成环保先锋,有极大想象空间,极其令人期待。不远的未来,相信在可口可乐的引领下,我们会看到更多消费品企业加入“天下无废”的探索者之列。